当前位置:屌丝道士>第二百三十五节 眼花?

第二百三十五节 眼花?

本书:屌丝道士  |  字数:305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两天后,我们全家轻装出发,只有我带了一个小背包。

实际上,我们的东西都在空间戒指中,老爹老妈凝柔雨嘉都不是外人,所以让他们知道了,他们也不会泄密,更不会觊觎。老爹还一个劲儿的说:“我这辈子没白活啊,儿子这么有出息,真不错!”

每次他感叹的时候,我都会露出无奈的表情。

至于大姐,她说要回家看看,他担心父母会受到这次变动的牵连。我叮嘱她小心点,然后又用一个特殊的,阻隔阳气的袋子装了几张护身紫符,让大姐带回去给他的家人。

另外不得不说的是,周成文和高钰已经死亡,所以狐妖的小伙伴们就不用再保护我的家人和贱男的家人了。我又给了它们一次血液,然后打发它们回到深山去了。不过我让狐妖提醒了它们一下,如果以后敢胡乱害人,别怪我不给面子,对他们出手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此时我们已经到了机场,老爹老妈走在前面,我和徐小灵、狐妖走在后面,徐小灵一手挎着我的胳膊,一手拉着狐妖的手……

飞机刚刚起飞的时候,我的鼻子忽然出血了。我早就料到了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,所以早就准备一条毛巾放在旁边,我抓起毛巾快速的捂住了鼻子,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。一旁的徐小灵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我,我微微侧过头笑了一下,低声安慰道:“没事的。”

在飞机上发生了这么个小插曲,等我们下飞机的时候,直接来到了早就定好的酒店。这酒店是在网上订的,贱男友情推荐‘屌程网’,屌丝旅行必备,我用了一下,发现还真不错。而贱男听说我们全家旅游后,也跟我发牢骚,说我把他自己丢在卓宣市不管不顾,让我给他补偿,说过几天他也要带女朋友过来,然后让我给他报销旅游费。

我只能无奈的答应他,跟这货认识,你就等着倒霉吧。不过我们这关系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来到宾馆,我们订了两个房间,我和徐小灵一个,老爹老妈和狐妖一个。

由于现在比较混乱,鬼吞鬼的邪术无处不在,所以让狐妖保护老爹老妈比较稳妥。经过这几天的传播,邪术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亚洲,只要开眼就会发现,龙阳市的路上随处都能见到鬼吞鬼的情形。

可我这次是出来旅行的,不想管那些事。虽然我是道士,理应插上一脚,但邪术已经传播开来,凭我一人之力,就算拼到死,也制止不了这种现象。所以我便索性不去管了,虽然不知狐妖用了什么办法,但鬼物就是不敢靠近狐妖,当然也不会骚扰我们。

现在的鬼物全都忙着吞噬其它鬼物,一般情况下没时间去害人。它们这样自相残杀,新鬼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?刚死亡,灵魂刚飘出来就被吞掉了,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次日。

我们一家人在各个景点之间游玩,拍了很多照片,处处都留下了我们的欢笑声。

此时,老妈和狐妖站在喷泉旁,让我来一张合照,我端着相机说道:“妈,笑一个。”

而老妈刚露出笑容,身影就晃了几下,倒了下去!狐妖一把扶住了老妈,我赶忙放下相机全家人都跑了上去!我按着老妈的人中穴轻呼:“妈!妈!你醒醒啊!”可老妈仍未醒来,我赶忙将她抱起,往外面跑去!

跑到外面,拦了个车直奔医院!

在车上叫了半天,老妈才悠悠转醒,我急切的问道:“妈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呀,刚才觉得有点晕,然后就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老妈有些迷糊的说道。

“你感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老妈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咱们这是去哪里啊?你爸他们呢?”

“他们在后面的车上,我刚才跑的急,把他们全都落在后面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到了医院之后,给老妈做了一系列检查,而老爹他们也赶了过来,做完检查后,老爹去和医生交谈,我们陪在老妈身边嘘寒问暖。不一会儿,老爹走了回来:“没什么大事儿,医生说是贫血,打打吊瓶就好了。今天办理住院手续,打吊瓶的同时留院观察一天。”

由于经常住院,我轻车熟路的办好了住院手续,然后返回了病房。

老妈住的是高级病房,里面有两张床,其中一张是给家属的。

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,老妈坐在病床上打着吊瓶,还歉意的说道:“咱们本来是出来玩的,结果现在全都跑到医院来了,都怪我呀。”

“没事儿,妈,医院的景色也不错啊。”我站在窗台边说道。

晚上,我到楼下买了盒饭,一家人简单吃了一些,然后我打发徐小灵和狐妖先回宾馆。本来老爹想把我们三个全都打发回去的,但由于现在鬼物大乱,医院又是鬼物喜欢聚集的地方,所以我强烈提出要留下,老爹才勉强答应。

这里没有太多床位,而且有我和老爹看护足矣,所以便打发徐小灵和狐妖先回去了。

夜幕很快便降临了,老爹说让我上床睡觉,他开着就行。我笑了笑:“老李,你就别跟我推让了,我的体质就算两天不睡觉都不会觉得疲倦。再说了,也该是我尽尽孝心的时候了。”

老妈也说道:“儿子都这么说了,你就快去睡觉吧。”

老爹躺在了另一张床上,和老妈闲聊,我则是从空间戒指中拿出《黄符篇》研究了起来,这上面有不少新奇的符咒,全是用来对付鬼怪的。过阵子我准备把这几本书也传给贱男,万一我的病治不好,牛门就要交给贱男发展下去了。

经过长久的接触,我信得过贱男的人品,传给他绝对没问题。

正当我研究符咒的时候,忽然听到隔壁病房传来敲墙的声音,砸的频率很杂乱,手脚并用!这不太像是砸墙,反而像是……挣扎!接着,隔壁又传来玻璃杯碎裂的声音,老妈有些害怕的问道:“隔壁是怎么了?”

我合上书,将书收进空间戒指,站起身皱了皱眉毛:“爸,妈,我过去看看。这两张符咒你们带在身上。”我掏出两张护身紫符递给他们,然后向门口走去。走到门口,又将一张加强版阳符贴在门上,然后又拿出一张阴符熄灭了自己的双肩阳火。

走到隔壁的房门口,我本想直接敲门,但却发现门口有缝隙!我用手轻轻推了一下,发现门没锁!

将房门彻底推开,借着走廊的灯光,再加上我视力很好,看到地上有个摔碎的玻璃杯,病床前飘着一个鬼,病床上躺着一个老头子,此时已经一动不动,身上的阳火全部熄灭!!而病床前飘着的那个鬼,并非老头子的鬼魂!

老头子刚才挣扎了,难道说人是这个鬼害死的?而且灵魂已经被他吞噬了?!

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阳符,当即就要冲上去将这个害人的鬼物打散!而那鬼物似乎知道我阳符的厉害,竟然直接从窗户穿出去,跑掉了!

与此同时,走廊的一侧传来一个女声:“喂,刚才的杯子碎裂声是你们病房传出来的吗?”

由于我就站在门口,赶忙将符咒塞进兜里,侧头看去,发现是一个护士,我赶忙转过身说道:“不是的,我是隔壁病房的,刚才听这个病房里有声音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”

护士走了过来,问道:“里面怎么了?”

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:“床上躺着一个老伯,我推门进来他都没反应,看来恐怕是死了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,你看,老伯坐起来了。”护士看着我身后说道。

什么?坐起来了!!!

我不寒而栗,由于我转过身看护士,所以后背对这屋里,而护士面对着我,刚好能看到屋里的景象。我已经开眼,刚才往屋里看的时候,明明发现床上的老头子已经死亡,身上没有丝毫阳火,他怎么可能坐起来的?!

赶忙回头望去,这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我更是全身冷汗!老头子身上竟然又有阳火了!

我确定,自己刚才绝不可能眼花!刚才他身上肯定没有阳火!可为什么转身的一瞬间,他的阳火就又恢复了?这不可能!这种事情闻所未闻!他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:“护士啊,进来帮我扫扫地好吗?”

“好的老伯。”年轻的护士答应一声,同时瞪了我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下次别乱说话,被老伯听到,可能要骂人的。”说完,护士打开了屋里的灯,走进病房帮老头扫起地来。

而我就站在门口,盯着老头仔细观察,搞不懂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现在看他的时候,并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,双肩和头顶都有阳火,看起来很虚弱,根本就是个活人,难道真是我最近太过劳累,眼花了吗……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