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屌丝道士>第二百三十七节 医院怪谈(上)

第二百三十七节 医院怪谈(上)

本书:屌丝道士  |  字数:311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贱男一拍沙发站了起来:“竟然在节目里做广告,道友们,给我上!”

青阳道友第一个冲了上去,不过被主持人拉开了。平息了一下现场的气氛后,主持人说道:“田教授,不好意思,我们节目里是不允许做广告的,请您简明扼要的阐述一下市民暴毙事件好吗?”

由于这节目是现场直播的,所以这些片段都无法进行删减。

田教授说道:“前阵子的事情啊,经过我们医院多名砖家没日没夜、废寝忘食的研究,发现那是一种变异的瘟疫,这种瘟疫的传染几率很低,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没造成病菌大规模扩散,而我们也的确研发出了一种新药……”

主持人赶忙打断道:“好,感谢田教授的讲解,下面我们再来采访一下杨老湿。杨老湿,请问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?”

“无量天尊,贫道刚才掐指算了一下,发现田教授他最近会有一场血光之灾呀!”

“放屁!”田教授指着贱男说道:“妖言惑众,我要报警,我要投诉你,我要投诉你们《屌进科学》栏目!竟然找了个地摊算命的过来妖言惑众!”

贱男只是叹了口气。

而青阳道友带着五六个大汉冲了上去,将田教授放倒一顿猛捶!

由于刚才田教授扬言要将《屌进科学》告上法庭,所以这次女主持人没有阻拦青阳道友等人,贱男晃晃悠悠的来到摄影机前,做出一副荒野四大美女的表情说道:“我早梭过,他有血光之灾,可他偏偏就是不信。你看,现在应验了吧。”

我们全家坐在电视机前,全都石化了,贱男这货是奇葩啊,谁想的馊点子让他上电视台的?

这闹剧持续了一分钟,电视台便紧急关闭了这一期《屌进科学》……

老妈说道:“小杨这孩子还是那么幽默。”

我只能赔笑说是。其实这货哪里是幽默?根本就是犯贱啊!还有那个什么《屌进科学》又是什么节目?太不靠谱了!不靠谱的节目,请到了更不靠谱贱男当嘉宾,更更不靠谱青阳道友当观众,导致节目刚开始三分钟,就被迫关闭,这就是贱男的实力啊!

老妈说道:“儿子,今天咱们出院吧,在医院里住着不舒服,再说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,只要不太过劳累,就不会晕过去。”

老爹说道:“成,等一下我再去问问医生,然后就办出院手续。”

其实这些工作本应该由我来做的,可我还有其他事情,所以便没有主动揽下这个任务。

我走到护士值班室,本想找昨晚那个小护士问问,老头子是什么时候入院的,家里有什么亲属。我问了一下其他护士,得到的答复是,昨晚那个小护士只上晚班,如果想追她,晚上再来吧。

我当场无语,好吧,被误会了,没再问别的,直接回到了病房。而老爹已经问过医生了,说老妈出院没问题,于是我们快速办好了出院手续,离开了医院。

出了医院门口,徐小灵问道:“小龙,你昨晚一夜没睡,累吗?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?”

我笑了笑:“凝柔,我没事的,你忘了吗?我体质很好。”我嘴角微翘,一语双关的说道。

徐小灵轻轻掐了我一下,我微笑着看向老妈:“妈咱们今天去xx湿地吧,那是本市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呢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游玩了一整天,晚上六点多我们才返回宾馆。

洗了个澡之后,我揽着徐小灵的腰坐在床上看电视,一边看泡沫剧,我一边说道:“凝柔,今晚我要出去一下。”

“去哪?”她将脸贴在我胸口问道。

我将昨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,但那个老人肯定不对劲,我确定自己不会眼花,他已经死了,但后来不知怎么搞的,他又活过来了。而且其行为鬼祟,我担心他会伤害无辜,所以抱歉……”

“没事的小龙,去吧,我就喜欢你善良这一点,所以我支持你。”说着,她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。

晚,九点。

我穿好衣服,走到楼下,打了个车直奔医院。

来到住院部楼下,我轻车熟路的上了七楼。此时的走廊里还有些行人,都是来探望病人的家属,我不方便行动,于是便靠在楼梯口,从空间戒指中拿出《阵篇》看了起来。

《阵篇》这本书也不太厚,只有一百多页的样子,整本书都是用特殊的纸张制成,防水防潮。里面讲解了很多阵法,最前面的是入门级阵法,后面是中级和高级的阵法,书的最后面几页记录着布阵所需道具。

这道具并不是风念可使用的那种灵力棋子,而是铜钱,小黄旗,桃木剑、符咒、红线等等物品。可惜要想学会布阵,就必须先学八卦,我哪懂那些东西?所以只好先将这本书放一放,等贱男来了,给他看看,他好像懂一些八卦方面的知识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就到了半夜十一点,此时的医院走廊很安静,我迈步向老头的病房走去。刚要走到老头病房门口,对面护士值班室里走出来一个人,正是昨晚那个小护士!她见到我之后非常惊讶:“咦?你母亲不是出院了?你怎么……”

我都骂娘了!用不用这么巧?每次刚要行动,就会被这小护士打断!我眼角抽搐了两下:“那个……我是来找你的,感谢你昨晚帮我包扎伤口。”

“感谢?”他上下打量我一番:“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感谢?”

“当然不是,我会变魔术嘛。”说着,我将手放到身后,再次将手伸过来的时候,手上出现一个鲜嫩的桃子递了过去。

“哇!这么厉害!让我看看你后面,是不是早就把桃子藏在身后了?”说着,小护士跑到我背后看了看,发现后面什么都没有,然后说道:“你再变出来一个,我就相信你。”

我微微一笑,再次将手伸到后面,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桃子,然后把桃子递给小护士。

小护士拍手道:“好厉害!刚好我自己值班很无聊,你去陪我吧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如果我说不去,她一定会发现我图谋不轨,所以只好暂时先答应她,等一下再找机会开溜。

来到护士值班室,我们坐下闲聊了起来,东扯一下,西扯一下,我是没什么兴趣和她唠家常,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耳朵上,倾听着走廊里的动静。

正当此时,小护士身后的药柜中似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声,像是女人的呻吟声。

我目光一凝,向她身后的药柜看去,她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的药柜里有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刚才听到里面传来了人类的低吟声?”

“怎么可能,你听错了吧?我怎么没听到?”小护士说道:“药柜里放的当然是药啊,不过我没有钥匙,打不开。”

我点点头说道:“其实你可能不知道,我小的时候经常住院,对医院比较熟悉。我记得,护士值夜班的时候,绝不会只留下一名护士,一般都是两名护士,这样可以结伴,如果病人有什么紧急情况也能一起处理,如果只有一个护士,是忙不过来的。可为什么这个楼层只有你自己值班?昨晚就是你一个人,今天还是你一个人,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另一个姐姐她请假了呀。”

我微微摇了摇头,正要站起身去查看药柜的时候,走廊忽然传来‘啊!’的一声!

我赶忙站起身向走廊看去,发现老头居住那间病房的门打开了!走廊里空无一人!小护士问道:“什么声音?是哪个病房传出来的?不会是有人做噩梦吧?”

我没搭理她,而是快步向老头的病房走去。小护士也在后面跟着我,来到老头的病房后,发现病房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!人呢?难道刚才的喊声不是从这个病房传出来的?

一定是其他人遇害了!没错!一定是这样!

我跑到其他病房门前,逐个倾听起来,小护士也跟在我身后,脸上带着焦急。正当我逐渐倾听的时候,最后面的一个房间门忽然打开了,一个身影快速跑了出来,正是那个老头子!

他跑到电梯前,非常巧的,晚上没人用电梯,其中一部电梯刚好听在七楼,他按开电梯直接跑了进去!我本想去追他,但前思后想之下,决定先去那间病房看看,于是我对小护士说道:“你去看着电梯,看看电梯在哪一层停下,顺便把另外一部电梯按过来。”

“什么啊,你去看按电梯吧,我要去看看病房里的病人。刚才那个人是李伯吗?他怎么跑的那么快?”

也好,让小护士去看病人吧,刚好我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甩掉他。

于是我来到电梯前,一边按着另一部电梯的按钮,一边注视老头乘坐的电梯去了几层。很快我就看到,他的电梯在二层停下了,而另一部电梯也到了七层,正当我想要走进去的时候,小护士也跑了过来:“等等我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