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屌丝道士>第五百六十五节 林墨的去向

第五百六十五节 林墨的去向

本书:屌丝道士  |  字数:306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奥尔雅克城。

来到阔别已久的药剂店,发现这里的规模又扩大了不少,回想几十年前,这里还是一个小店面的时候,屎黄色胖子亲自出来‘拉客’,店铺里也只有一个药剂师……

店铺来往的人群络绎不绝,由此可见,这里的生意非常红火。

我和贱男走进店铺,来到一个柜台前问道:“你们老板在不在?就是那个胖子,我找他有事。这是我的贵宾卡。”说着,我拿出一张屎黄色的卡片晃了晃。

柜台里的女孩礼貌的说道: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董事长不在,您有事的话可以找我们负责人。”

“那,你们的首席药剂师慕傅鱼在吗?”我继续问道。

“对不起先生,前任首席药剂师辞职了,现在的首席药剂师并不是慕傅鱼小姐。”女孩继续有礼貌的回答道。

我微皱着眉毛,点点头,带贱男走了出去。贱男唠唠叨叨的问道:“大哥,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我没搭理他,自顾自的拿出第三界通讯器,拨通了慕傅鱼的号码。

修者的记忆力是很强大的,过了这么多年,我仍然记得那个号码,很快,幕傅鱼的立体影像投射出来:“咦?你竟然会主动联系我,真让人感到意外。”

这句话中带着一点讽刺的味道,我也不在意,笑了笑说道:“上次离开的时候我说过,有缘再,现在就是有缘的时候。我刚才去药剂店问了一下,听说你辞职了?”

“是的,我现在隐居在一个小村子里,过着平静的生活。怎么?想找我炼制药剂?我要收费的,而且价格很高。”

我揉了揉额头:“不要紧,我现在还算是小有资产。其实我找你是有另外一件事,可以见面谈吗?”

“好,那你来找我,坐标是XXX……”

挂断通讯器后,贱男贱笑着问道:“大哥,你在第三界还有情妇?”

“情你奶奶!”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:“你喝的细胞活性药剂、天赋药剂、高级治愈药剂、高级隐力药剂都是她制作的!再说,我是那种胡乱沾花惹草的人吗?直到现在,我都没吻过风念可呢。”

贱男小声嘀咕一句:“谁信呐,我还说我是处男呢……”

我差点没忍住一脚踹死这贱b!用天火第七击!太贱了!本还以为他修炼了145年,已经变得深沉了,没想到……

‘本性难移’这句话果然是千古名言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拿着第三界的地图,很快就找到了坐标点,这里果然有着一座小村庄。

而且,村子里竟然还有一名地级高手!也不知是在这里隐居,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。

很快,我见到了幕傅鱼,她和当年相貌一样,没有任何改变。我微笑着说道: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很厉害的药剂师幕傅鱼。这位是我师弟,杨剑南。”

幕傅鱼没有废话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找你一定有事?”

“因为你没事的时候绝不会出现!”幕傅鱼语气肯定的说道。

我被噎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很简单,就是想问问你,能不能做出进一步提升天赋的药剂,比上次那种药效更强的!另外,告诉我林墨的消息,或者杜晓晓的消息,通讯器号码也可以,我找林墨有点私事要谈。”

“咦?你不知道吗?”幕傅鱼奇怪的问道。

“知道什么?”我愣了一下。

“杜晓晓死了。”

我皱着眉毛:“死了?不可能!”

这次轮到幕傅鱼惊讶了,奇怪的看着我,不知道我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而我则陷入了沉思……杜晓晓的命运之线错综复杂,就像毛线团一样,很长!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死亡呢?世界毁灭了她都不一定会死!!所以我才会那么震惊,毕竟命运之线不会出错。

难道说,她的灵魂并未消散?而是去了幽冥?并且也没有转世?如果这样的话,倒也不算是死亡,只有灵魂消散或者转世,才会重新凝结命运之线。

幕傅鱼说道:“是真的,我亲眼看到的,杜晓晓死了,灵魂也消散了。”

“怎么死的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林墨杀的。”幕傅鱼微微摇头,惋惜的说道:“那是个意外,林墨当时的意识被另一个灵魂占据,所以才做出了这种事,之后他悲痛欲绝,已经去隐居了。而我也离开了药剂店,在这个小村子隐居,这里的人很善良,对我也很好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,对了,那你知不知道林墨的通讯器号码?”

幕傅鱼摇头:“不清楚。”

我微叹了口气:“好吧,那我也不强求,谈谈药剂的问题吧。以前你给我制作过一种药剂,可以‘预支’自己的天赋,缺陷是,预支之后的五十年,修为无法寸进!我想问问,还有没有类似的、药效更强大的药剂?”

“刺激天赋类的药剂吗……”幕傅鱼想了一会儿:“有!”

正当此时,3个地级修者快速飞进了我的精神力感应范围之中!其中一个正是名叫‘安利’的红发青年……我就知道,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贱男发现我面色的变化,问道:“怎么了大哥?”

“没事,来了三个找麻烦的人而已。幕傅鱼,我有一点小麻烦要去解决,未免战斗波及到你,我先走了,过几天再来找你。”

刚说到这里,那三个人忽然出现在我面前!很明显,他们三人中,有一个是空间规则的修者。

附近有个小村子,我并不想在这里战斗,会伤及无辜的。

红发青年目光怨恨的说道:“就是他!让我受到了奇耻大辱!”

而此时,住在村子里的地级修者也飞了过来,是个中年的大汉,他扫了我们一眼,冷声说道:“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,去其他敌方战斗!这是‘幕’家的地盘!”

红发青年本来就在气头上,此时被别人插手,怒道:“幕家怎么了?别妨碍我们安家办事!难道说,你和他们是一伙的?”

红发青年旁边的人低声说道:“幕家是一流家族,我们只是二流家族,你被愤怒冲昏头了?”说完,他看向‘幕’家的地级修者:“多有打扰,还请见谅,放心,我们会离开这个村子战斗的。”

看样子幕傅鱼大有来头,这样我就放心了,本以为会连累到她呢,现在看来,这是不可能的。幕傅鱼看向我问道:“你遇到麻烦了?要不要我帮忙?”

“不必,多谢你的一番好意,关于药剂的问题,我过段时间再来打扰。”说完,我带贱男用出空间传送,瞬间传送到一万公里之外,然后飘在空中一动不动。

敌方的修者也用出空间传送,出现在我们身前,红发青年恨恨的说道:“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这次我一定要抓住你,然后狠狠折磨!以洗刷你对我的耻辱!”

我面色淡然的说道:“纠正两个错误。第一,不是我出现在你面前,而是你主动出现在我面前的。第二,我并没给你任何耻辱,反而饶了你一命,如果你将这视为耻辱的话,只能说明你不珍惜生命,或者脑子有问题。”

见到我面色淡然,红发青年似乎更加生气,直接发出一道类似火焰冲击波的攻击,:“去死吧!”

我轻描淡写的带贱男躲过攻击,然后说道:“怎么?你认为多带来两个地级修者,就可以和我抗衡吗?”

“哼!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!另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家族已经派出了更多高手攻击你那支队伍!你们的秘密就快守不住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贱男一头雾水的问道:“大哥,那傻b说什么呢?笑的那么开心?”

这也不能怪贱男,毕竟他听不懂第三界的语言,我翻译道:“他说你长的难看。”

贱男贱笑了一下:“大哥,其实我在‘时间流速魔法阵’中无聊的时候,已经学会了第三界语言,你真以为我听不懂啊?”

我没搭理贱男,看向红发男子说道:“还是你自求多福吧,因为你们家族的那些高手已经进入我的圈套,就算不全灭,也会损失惨重,这就是你们贪婪的下场!”

“哼!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力,兄弟们,动手!”话音刚落,三人运起了规则之力,分别是火、空间和诅咒!!

没错!就是诅咒!和念可在一起生活了很久,我很清楚诅咒规则的波动!这个类型的敌人最难缠了!而且诅咒这种规则非常诡异,一旦中了诅咒,就很难将其驱散!

我凝重的说道:“剑南,小心点,对面那个胖子是诅咒规则的修者!”

“诅咒?我也会。”贱男表示不信,看向对面的胖子说道:“我诅咒你变成三秒男!”

胖子乐了:“这个主意不错,我诅咒你变成三秒男!”话音刚落,一道玄奥的规则之力笼罩了贱男……

(今日二更。)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